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水电文学

【水电情怀】通往大凉山的路

来源:本站          作者:刘开燕          摄影作者:         发布时间:2016-07-22 15:15     【字体:

编者按

 

作家有作家的思考,诗人有诗人的气质,在公司千余名职工队伍中,不乏一批酷爱文学、书法、绘画、摄影和热衷文学创作的“文艺青年”,他们情感丰富,观察入微,心细如发,气质优雅,执着追求,创作了不少造诣很高的作品,值此电建水电开发公司成立十周年之际,公司网站专门开辟专栏,欣赏他们的佳作,品读他们笔下的诗和远方,敬请关注。

 

 

这一路是源于成都至各工地的盘曲蜿蜒,有汗水也有泪水。这一路途径雅安、辗转大凉山,再到盐源县甲米河畔。这一路,只是能源开发的一个分支,却走过了很长的时间,也甚是艰难,但仍在不断的前行……

 

从成都出发,一路直向大凉山,雅西高速通车以后,给我最直观的感受,就是我从来没有见过,在崇山峻岭深处竟也有此刻眼前这么平滑的道路,在心旷神怡的静谧中滑过光泽熠熠的灰色跑道。然而车上大多数人无心流连风光,令他们更焦急的是何时到达,毕竟六个半小时的大巴,足以让你的屁股如坐针毡了,何况再美的风景,看过了足够多的次数,也就乏味了。

 

当平缓宽阔的低地咋一出现时,像是使我想到了某个愉快的发现而感叹不已。那些插在地理教科书里不甚完美的图片,弯曲不透光的树,整齐宽敞方格绿田,一头牛,一条小溪,朦胧的果园开着明亮的白花。或许还有一堵石墙或绿色彩画山峦。这就是西昌,成都小平原到了。

 

可是你不会想到,如果车子再往前开,到了安宁河谷,在农耕地上摆着像玩具一样一排排方块建筑以外,总会缓缓的慢开一副的可爱景象。一座座的风机,泛着白色光芒,像一个个的白色风车插满了这一片二维空间。鸽子灰的云层边缘,云和遥远处多情的雾融在一起。或许路边还有一排高大的风机,在地平线,在肃暮的农田之上炎热而纯净的正午衬景中形成剪影。

 

看到旋转的白色风机,从近处的一个,两个,三个……再到放眼望去一大片,那个时候,作为建设者,眼睛里面饱含的泪水和内心无比的自豪激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不过都是难以言语的,毕竟在这风景的背后,藏有无数的心酸。

 

记得15年12月中旬,西昌迎来了一场极其罕见的冬雪,而当天,正值从高速路直接吊装塔筒到各个安装的机位,一直以来西昌都以“春城著称”,但吊装的那天,我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冷,安宁河谷的狂风夹着冰雪迎面而来,我拿着相机的手好像只按了快门几次,就没有知觉似得。现场的情景至今还历历在目,在西昌市交警的指挥下,从水电八局制造厂出发,运送风机塔筒的车辆到达指定地点以后,停在了高速路边,吊装的车辆早已在下穿的道路上准备完毕,在机械和人工的完美配合一下,一节节庞大的塔筒从高速路上安全的吊装到运输的车辆上。由于现场实行了道路管制,许多私家车辆都停在路边等待吊装结束,民众们也纷纷拿起手机拍下了这历史性的一刻,为了解决这个塔筒大件运输难题,公司先后四进四出交通管理部门,最终确定了吊装方案,所以,眼前这旋转风机的背后离不开政府部门的协调、全体建设人员的参与和民众的支持理解,这一路上是各方力量的集结,才得以看到眼前的风景。

 

遥想起在以天为盖,以地为床的甲米河电站,白云是蓝天最美的点缀,而夜晚的星空神秘莫测,坐在篮球场旁边的石桌前,远离了都市就远离了喧嚣,于苍凉中识美,体验另一种人生,何尝不是一种得到。

 

回想起建设这座电站的岁月,很多记忆便猛的浮现出来……10年9月21日下午13时左右,甲米一级水电站引水隧洞1#支洞下游桩号1+898~1+899.5出现了塌方并伴随涌水、涌碴,涌水初始流量约为220m3/h,塌方及涌碴量约为330m3,情况紧急,就像厄运突然来临,由于地质条件为粉质壤土地层,遇水易软化,洞内发生了第一次塌方,现场惨不忍睹,公司立即组织承包商加强下游的抽排水工作,确保塌方体上游部位不积水,避免塌方体及其上游围岩因水浸泡进一步恶化。为了保证涌水及塌方上游发生裂缝的支护体的安全,公司迅速成立了塌方处理领导小组,每天踏勘现场,先后3次及时调整处理方案,对发生裂缝的部位实施了小导管灌浆处理。

 

然而,打击接连不断。在隧道推进开挖的进程里,接连多次遭遇塌方、围岩破碎、瓦斯有害气体、涌水涌碴、泥石流等系列困难,洞挖施工再次受阻,这个让众多人翘首以盼的11公里的隧道,不知不觉中成了一个让人望而却步的伤心地,但是,总有一些不服输的人在那儿坚守。经过不断的总结、不断的摸索、不断的创新,一次次的塌方磨难造就了水电建设人员和管理层级不断探索和锲而不舍的执着精神。随着那一声“洞子通了,洞子通了”,甲米一级电站也自09年6月开工建设,终于在11年2月实现了11公里引水隧洞提前安全全线贯通,一群工人挥舞着兴奋的双手呐喊着,激动不已。这长达三年的坚持,漫长的等待,才有了这一刻的收获喜悦,也给电站提前发电带来了曙光。

 

看到今天甲米河水留下乱石横躺的河床,大都从隧洞中流过,带动水轮机快速转动后又悄悄的淌流走,给企业予以了别样的生机,也送给大山深处通夜的黎明。我不禁在想,在重重困难面前,是什么力量支持者这个建设的团队,坚持了三年之久的时间?是什么力量支持这这个团队打通了这11公里的隧洞?或许,回答我的,永远是他们肩负起企业发展的使命,是对企业、对国家永远不敢忘却的责任,才有这样刚毅的信念。

 

十年的发展,就像一场旅行,所有的人都奔波在追寻对生活的美好期盼,寻找那些可以支撑未来幸福的砖瓦。溜走的是无情的岁月,留下的是宝贵的真情。这一路,大家携手同行,将无怨无悔的青春写在泥泞的路上,无论路途多么艰辛,岁月多么曲折,我们都会伴着企业成长,风雨兼程。

 

 

作者简介:刘开燕,女,西昌片区公司综合员。

 

 

(责任编辑:王晓东)